玩聚北京顺利完成战略融资,并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HitFM887达成战略合作

首页 > 财经 > > 正文

日期:2019-12-02 16:19:44    来源:善缘街0号    

1月4日下午,在创业大街的拓荒族咖啡厅,优酷《创业分子》2.0首播发布暨全国创业巡演众筹启动仪式举行。

这一天刮着冷风,很应资本寒冬的景,但大家都聚在这个温馨的咖啡馆。尽管这是一个被人们说烂听烦的话题,但也有一些项目在寒冬期活了下来,玩聚北京就是一个坚挺的项目,创始人郑晓宇在这一天分享了自己所经历的资本寒冬。

从一开始只有8个人在亦庄的团队,到被搬空的三里屯1805办公室,玩聚北京如今很好地活了下来。现在,玩聚北京顺利完成战略融资,并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HitFM887达成战略合作。

外界对郑晓宇,对玩聚北京始终存在质疑声,但他并不打算回避这一问题。经历了创业艰难的困境,褪去浮夸与张扬,他有自己的创业态度与梦想。玩聚北京是一家做城市派对、聚会的垂直电商,为用户打造O2O 网络社交方案。创业两年终于盈利,总结过往,郑晓宇认为单纯做数据,烧钱补贴,是引发寒冬的两个元凶,使得整个O2O人力成本爆增,在面临被收购或是做众筹的选择上,玩聚北京回归商业本质,从线上到线下打造个性化社交。

玩聚北京创始人郑晓宇

以下为郑晓宇演讲实录整理:

我今天带着商务任务来的,有一个为期一个月的商务计划,之前拜托说至清至白的一个说法,我们玩聚北京在1月16号登陆北京众筹。另外一个叫做狮心时代的计划,我们如何厚积薄发。最大实体在月底有一场到两场一天到四天之间的复活时机,没法把事情说得太满,现场如果有创业者,听完我的故事之后,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可以来找我们一起玩这个事情。

大家最近听寒冬故事听到耳朵腻了,有谁烦了这个故事。我讲寒冬,我所在的行业寒冬。即便不是我的目标用户,即便可能大多数人觉得你们本不是我的目标用户,但是你们是的,你们都知道mix之类的,你去过你们朋友去过,你们可能会去,你们可能鄙视它,可能喜欢它,但是它在你心中留下了印象,品牌不管是好是坏,烙印在我所在的城市,我从小在这儿生在这儿长,长到现在是标准的北京南城话。我23岁没别的爱好就这一个事,这就是我所热爱的土壤,我想来想去,以前搞过乐队,讲过相声,我以前是童星,我们童星吃麦片南方黑芝麻糊那个。我们90后都长大了,现在接过班来是我们了,可能跟之前的样子只带着轻浮没有接班架式出现了,我也跟着尾巴赤身裸体出现在纽约的街头。

第一篇网易报道,我们创业两年终于盈利,我们之前自己管饱都难受,之后被资本关上门然后融资,然后变成极其不负责任的公司,这就是寒冬,极不负责任,怎么不负责任,我们做数据,我们做补贴,对吧,就是大家说寒冬引发两个元凶,整个O2O的人力成本的爆增,还有这一系列的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其实不是那么单一的看咱们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只不过被推到风口浪尖了,好早就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像90后做品牌,我说想向阳的层面,我现在收不了场,我真的被推成像某些人那样我会疯掉的,我是一个真实的人,90后,孵化器孵化,寒冬搬家,个人负债上百万发工资,中秋节赶出我们办公室,我们公司人自己凑点钱给合作商发的月饼,当天三里屯1805没了,不知道去哪儿,前面的故事不说了,我们非常的浮躁,最愚蠢的跟大家说一个点,4月份的时候,有人说要见我们,我说一个亿有没有,没有,八千,我说不见,我问投资人见不见,说你看着办吧。那个时候大家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这么苦这么多年,我才23岁长这样。天天外边讲段子。就赖刘成城,他走了我敢说,做36氪,他们在学校里边读书呢,在学校里边把事情干好再出去,那我们当时被忽悠的没读完书就出来了,我还没把事干好呢,这就是浪潮,这就是忽悠,这就是PR,这就是宗教,这就是时代。我不管是谁先开始这个大话,我们开始的事情由我们来终结同意吗,这个行业的人我们开始我们自己来终结。

于是我开始接下来的计划,大家想听听接下来的事情,我深讲一点,之前36氪把一篇文章转了两次,第一次上半段第二次下半段。现在简单说中秋佳节之后,首先我们要屋顶,就跟一些神话故事一样,先找一个避难所,投资方能不能让我们入住洪泰,这事妥当之后我找了一家社交网站,三家就活了一家,他们有流量,说实话社交类在我们这个行业,我算半个O2O半个社交这么样的一个领域,卖的玩的东西,线下做O2O很细节的东西,从产品层到业务层。昨天开始有投资人在评论说我们坏话,可能好多人看见了,我不准备回避这个事情,过两天要不要发新闻稿披露一下。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事情,第一在我们行业,互联网不行了,现在有短短的趋势,投资人心里边不起浪潮了,有些恐惧了,所以投资人减少了,我们回到最原始的状态,我现在经过三个月,每个月借钱,每个月骗团队,每个月最后两三天借钱发工资,后来负债上百万。两个方向第一被美团收购,还有一个方向是渠道做众筹,当时我们找的京东,实在不行就这两条路,但是我一直觉得不对劲,即便这样的钱拿到之后,已经不是我心里边那艘船了,这艘船可能承载一些人,这些人都得在这上面才是我们启航时候开始初衷,但是在之后,我现在明确告诉大家,我们最开始团队的大部分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而且最温柔最可怕的点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离去都是在玩聚北京度过一次难关之后他们温柔的走了,他们从来不在危难的时候走,更难得的是他们现在还是我的朋友。这就是我觉得他们最温柔的一点,这就是创业故事最感人的一点,真实嘛,无数人抱头痛哭之后散了又回来了。当然这种来来去去两年了。我们这三个月也不是什么都没干,除了那两条出路,我们团队不是吃素的,我们延缓了时间,我觉得创始人就应该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守护。一路走来这些人都走了之后我特别伤心,但是我知道如果它是艘船的话现在装更多的人现在外面有上千号。想建造一座避难所,只要划到,这件事情做成,仍然觉得我最终可以幸福,我的联合创始人们不能辜负。

接下来讲我那句话,我的团队没吃素的。我们找商家聊结成一个联盟,让全北京年轻人都兴奋得线下联盟,让互联网流量、社交类、O2O类、上下游类的,所有的事情全都转起来,通过这家公司有接口,把互联网的流量上这些蠢蠢欲动的从线上转到线下,现在还有职场社交,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有投资人在上面约德州局。其实大家凑局的状态,我们局就是一个小社会,我们不尝试去理解我们尝试去服务。这是我当时做那三个月一直洗脑以来,一个创业者艰难无助的时候,一个以前我觉得最帅的创业者,现在已经崩溃;另外一类分账自救,但是我想把自救的概念提取出来,我们变成一家盈利公司,我们自己好了,OK,怎么能够复制到别人身上。我们做的事情,这样的环境能不能复制到我们做不到的领域,比如社交领域,我说我累了,社交做不明白,那能不能让别人来做,我们做好服务做好接单,我没有产品基因,一个学自动化的孩子,可以当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但是真的欠缺很多时间做下心来学习,我也不想请架构师,因为请不起那么好的,找不到满意的,创业很艰难,我们融了一笔钱。玩聚北京为什么一直没有做成最大的广告主,说白了这个行业只有2%的转换率,全都是年轻人全都是APP,线上转换率只有2%,而且还出了很大很大的力,那我们现在说他们认识谁,传统的FM,那就和FM合作,我们往上游走,往我们要颠覆的人走,跟他合作,做互动广告,给我充足的配制和资源,我要把你的资源当成一个最开始的盛满了美酒的酒杯。接下来看这些派的场面,很多年轻人看到这个场面。这个行业在地下欣欣向荣,你们不知道是因为你们不住在街头,说这段我都开始跳了。我以前在工体喊麦的。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小孩,不学无术的小孩,现在想做点什么。

消灭你的孤独,消灭你的忧郁,这是我们的目的。说得那么野,说到寒冬下的创业者,这样的阵营我们想干什么呢,我们跟36氪有合作,投资众筹这些事情是我们在1月11日出现的,现在我们还在内容上做一些准备,会议完了就准备我们内容了,基本上最近三个月不在自己公司,我的团队非常牛逼,他在看不见这个CEO的情况下,他知道我没跑路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前我来晚了,听到刘成城和大象创始人的演讲,我每天像活在梦中一样,以前想认识的老板现在都认识了,偶像俞敏洪投了我,很多事情发生在我的23岁,就是长成了一颗果实,他可能之前干枯一些,现在催熟了一些。他可能在秋天和冬天经历一些东西,但是那颗果核会落地,会踏实,会生根发芽,会做好自己真正该做的事情,从2014年那家只有8个人在亦庄,到玩聚北京有了实体的东西之后众筹之后,有一定的余粮,我们不再急于去证明我们有多高的天花板,我们这个行业就在地下,终将生根发芽,谢谢大家。

下一篇:力美DSP广告---中国第一家专业移动DSP站!
上一篇:“小鸟推送”登上新三板,既是移动互联网精准营销方面的“老兵”、也是新秀